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经验故事  »  与女朋友同房-H调教老师和学生

与女朋友同房-H调教老师和学生
H调教老师和学生没反应,于是蹑手蹑脚把我女朋友的薄被拉开。这是夏天的夜
晚,房里稍有冷气,但不用盖被子也没问题,所以我女朋友仍侧睡着,一动不动。
她穿着短睡裙,一大截大腿露了出来。  
「大志到底想做什幺?」我心里纳闷着,「难道他想非礼我女朋友吗?」但我立即
打消这念头,心中暗笑自己,「我女朋友也是他妹妹嘛,别乱想。」  
但我猜得没错,大志把小翠的睡裙轻轻拉到她的腰间,内裤暴露了出来。我的心开
始扑扑地跳着,本来应立即去制止他的,但身体不让我批挥,没有动弹。我心里想,
如果小翠给她哥哥非礼,这也是她罪有应得,是她同意她哥哥大志和我们同房呢。
况且,这时我心深处有股野兽般的慾望,也想看看我平时不敢做的事情发生。  
小翠的哥哥好像很有经验的,手势很好,他轻轻地拉着小翠的内裤,因为她侧睡,
所以顺势滑下,我女朋友那两个又圆又滑的屁股露了出来。内裤不能再往下脱了,
不然就是吵醒她,大志从衣袋里拿出指甲钳,慢慢地把她那丝内裤剪破,然后轻轻
扯掉。  
这时小翠翻一翻身,吓得她哥哥不敢动弹,而我心更是噗噗乱跳。是了,我是将我
自己代入大志身上,因为大志现在做我正是我想做的事情啊。我已经忘却了甚幺道
德伦理,让我女朋友这场乱伦继续发生下去。  
我女朋友平躺在床上继续睡去,但我就兴奋得不得了,因为我女朋友给脱掉内裤,
私处正面都可以看见了,当然大志看得更清楚,他解开自己的裤子,阳具已经呈直边上课边做h乳湿
角直立在空中,他该是比我更兴奋吧。  
大志爬上床去,他把他妹妹的睡裙上的扣钮逐一解开。我心仍噗噗跳,暗叫着:「大
志你太大意了,你这样弄,一定会把你妹妹弄醒的,到时我只好帮小翠,告你非礼
和乱伦。你要适可而止啊。」大志的行为当然不受我控制,我想他大概被兽慾沖昏
了头脑。  
我女朋友这禽兽哥哥把她的衣钮全部解开,她睡裙里没戴胸围,当睡裙宽向两边
时,她两个坚挺又丰满的乳房也露了出来。「真漂亮!」我心里不禁讚道,「我平时
见她淑女状,真想不到自己女朋友的身裁这幺诱人。」  
大志的双手握向他妹妹的乳房。「不要啊!你会吵醒她的!」我心里狂叫着,紧张
地等着女朋友的尖叫。她哥哥的手在她乳房上游弋着,抚摸着,大拇指还去捏她的
乳头。  
「啊!」小翠终于从梦中醒来,叫了起来,叫声比我想像中小得多,她哥哥立即捂
着她的嘴,威协她说:「小翠,我现在已经把你脱光了,你乱叫吵醒你男朋友,到
时他看到你给剥光猪,又要给亲哥哥骑着,一定会和你分手!」说完就放开捂住她
嘴巴的手。果然我女朋友给他这一招吓倒了。她实在很喜欢我,怕我离开她。  
小翠的声音也压低了,说:「哥哥,你这样是不对的,我是你妹妹,你这样做是乱
伦啊!」她哥哥说:「小翠,我自小一直喜欢你,后来你开始发育,又生得漂亮,我
便知道无论如何都要干你一次!」说完把身子压在他妹妹身上,她不敢发出声音,怕
H调教老师和学生>吵醒我,只是用手尽力地想推开她哥哥。  
小翠哥哥见她反抗不了,于是大胆地抚弄这可爱妹妹的乳房,使劲搓弄着,他把她
整件睡裙脱掉,扔到地上。他们不知道我在另一张床上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女朋友
给她这淫贱的哥哥,压在床上玩弄着。  
小翠的哥哥压着她,粗大而直立的阳具在她双腿间摩擦着。「不要太过份吧!」我紧
张地看着,心里暗替女朋友叫着,但我没有去阻止。只是我本身的阳具也胀痛了,
把自己的角色代入大志身上,很想尽快地插进女朋友的私处里。  
我女朋友用手推开她哥哥,但力量不足,给他完全缠住,大志粗大的腰将她双腿压
向两边,将我女朋友双腿提起,压向胸脯,说:「妹妹,别害怕,待会儿你爽了,
哀求我再干一次也说不定!」我女朋友慌张地用手扺着哥哥的胸部,说:「哥哥,够
了,不要再错下去了,我求求你!」  
她哥哥听了她的哀求,好像更兴奋了,阳具又胀大许多,他的手往他妹妹私处摸去,
手指将她两片粉红鲜嫩的阴唇分开,抽起他那胀大的阳具,对準他的妹妹,也是我
心爱女朋友的私处强干了进去。  
「啊!」我女朋友叫了起来,但她自己用手捂住嘴,另一手揪着床单,似乎很痛苦
的样子,眼角都流出眼泪。她哥哥粗大的腰压了下去,阳具深深地插在她的阴道里。
她好像给她哥哥的阳具钉在床上一样,失去刚才的反抗和挣扎。  
我在另一张床上也兴奋地用手搓着自己的阳具,我想这感觉要比自己和H调教老师和学生女朋友造爱
更要强烈。我看的不仅是像泰国真人造爱表演,因为另一张床大志姦淫的不仅是他
自己的亲妹妹,而且是我最亲蜜的女朋友。  
大志的手放在他妹妹两个乳峰上使劲地揉搓着,大拇指和食指捏着她的乳头,我女
朋友受不了这种刺激,「哼哼嗯嗯」地呻吟起来。她哥哥狗熊般的粗腰不断上下地
运动着,直立的阳具像地盘在打桩机一般,一下一下扎扎实实地插进他妹妹的蜜洞
里。  
我那纯情貌美的女朋友,给她哥哥姦得在床上辗来转去,喘着粗气。大志也开始喘
着气,他突然惊讶地说:「妹妹,你还是个处女!你男朋友还没干过你吗?」这时我女
朋友的脸红得像醉酒似的,气喘吁吁地说:「我处女身给哥哥你破了,我都不知道
要怎样向安东交代。」她哥哥笑嘻嘻地说:「那都没办法,现时倒不如尽情玩。」  
大志将我女朋友抱起,让她像母狗一样伏卧在床上,他在背后将她只腿叉开,将直
挺挺的阳具再次插进我女朋友的体内。「呜啊。」我女朋友浪叫着,摇动着屁股,
大志挺着腰,将阳具深深地插进我女朋友的阴道里,直达花心。「哇!我忍不住了!」
大志喘着粗气叫起来。「哥哥,快抽出来呀,你没有安全套!」我女朋友伸手到背
后想推开他,但他已经噢地一声,将精液灌入她的阴道里,沾满她整个私处。这时
大志才软软地抽出来,将剩余的精液射在她的胸前乳头上。  
我伏在床上打着手枪,看着这样精彩的妖精打架情形,也忍不住射了出来,弄得满
裤都是……